反常态(编故事秘决之一)

——张祖荣
  (张祖荣先生是一位故事大家,曾是《山海经》杂志首个万元大奖的获得者。现将张老师的一些创作谈贴在这里,供大伙参考。)
  这些年,写了许多新故事,被人称作“故事篓子”,想想,也好像是摸到了一点编故事的诀窍。
  这诀窍说穿了一钱不值,就是把事儿反过来想想。
  黄鼠狼抓鸡,肯定成不了故事,但什么地方要是有两只鸡凭借计谋或技巧,逮住了一只黄鼠狼,那就肯定是故事了。
  鸡抓黄鼠狼,这就是事儿倒过来想的结果。其实,想当初,黄鼠狼抓鸡也照样吸引人,但抓多了,抓滥了,人们就见怪不怪,不要听了。而反过来,要是鸡抓黄鼠狼,大家就觉得好奇,都要听。
  “卖油郎独占花魁女”讲了几百年,大家听厌了,我编了个“花魁女独占卖油郎”,大家—看题目就来劲儿,都想看个究竟,我就叫你上我的当;“唐伯虎点秋香”也不新奇,我来个“秋香三点唐伯虎”,谁不想看个究竟?结果又上了当。说穿了,这都是鸡抓黄鼠狼的道理。
  同样,屠夫在人们脑子里肯定是五大三粗、一脸大胡子的形象,我却让一个纤纤细细、
  俏俏丽丽的姑娘去杀猪,并以此编一个“杀猪的女人和属猪的男人”的故事,读者准又被我吊住了胃口。
  一个工程师费尽心机,终于找到了当年强暴他妻子的人,他成了踏上报仇雪恨之路的基督山伯爵。结果,我却让这个工程师用自己的生命去促成那个仇人的事业。“铁拐李与基督山伯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是鸡抓黄鼠狼。
  市管会人员抓住一个倒卖冬笋的老头,结果这个老头却是大大的好人和苦人,“澳门牙签之谜”,也是这种逆向思维的结果。
  女企业家听到因为她的缘故被判了15年徒刑的人刑满出狱,她怕他报复。结果,他却帮她解了燃眉之急,促使她事业更上一层楼,“铁女人和她的前世冤家”,讲的又是另一个鸡抓黄鼠狼的故事。
  一个老头要死了,我却让他死于“欢乐颂”的乐曲声中;抗洪英雄的妻子,却让她跟一个小白脸“私奔”;一对仇人碰到一起,却让他们合作成就一番大事业,这类例子在我的故事里,不胜枚举。
  故事最忌平铺直叙,用这种手法就不会出这个毛病了。不是吗,书法家们下笔要向右写出一横,那笔势却偏要先向左意思意思,艺术嘛,就这么点玄乎。

评论
热度 ( 8 )

© 爱问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