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常规(编故事秘决之二)

——张祖荣
  我在前面一篇文章里说过,黄鼠狼抓鸡不是故事,鸡抓黄鼠狼就肯定是个故事。但要让鸡抓住黄鼠狼,却要给鸡一个特定的机遇,让它发挥出非凡的才智或能力,并有非同一般的条件才行。不然,鸡还只能是黄鼠狼的晚餐。
  生活中的人都是普通人,故事也写普通人,但普通人的普通事,谁爱看?没法子,要吊住读者的胃口,就得让普通人干出点不普通的事来,这便是故事的一个很重要的要素——超常规。
  让普通人超常,常用外部条件去逼。把林冲逼上梁山,大家爱看。一场大洪水,可以造就千千万万个抗洪英雄,所谓时势造英雄,即此一理。
  但更主要的,就是要找到英雄之所以能成英雄的内因,他的个性,后天的教育等等。阿Q放到长坂坡去也成不了赵子龙,所谓典型环境典型性格,这又是…个道理。
  但故事又不一定写英雄。鲁迅写阿Q,这阿Q却肯定不能成为英雄,即便如此,这个人物窝囊,也得让他窝囊出一点超常的味儿来。阿Q最后被拖出去杀头,他到那时还要画出个不圆的圈圈来,这可就很不寻常了。
  总之,写出普通人的不普通,这便是故事。根据这—特征,我就让火葬场的化妆师给死尸抹了白鼻子(《火葬场传奇》);让追悼会没有主持人(《没有主持人的追悼会》);让死者把遗嘱写在护士的白大褂上(《两个老头奇特的遗嘱》);让女屠工去掏县委书记口袋里的香烟;让打工仔爬上几十米高的铁塔去救人;让工会主席当篮球裁判;让打工妹上法庭去当原告;让身患绝症的工程师坐着担架去排除故障等等。
  平常人对于平常事已经厌倦,他们有权利要求故事家们给他们写一些不平常的人干的不平常的事,或平常人干出不平常事,或不平常人干出点平常事来让他们开开眼。你要让他们掏三块钱买本《山海经》,他就有权要求《山海经》能满足他们这个要求。
  当然,超常规也有个度,这个度就是合理性,超出了合理性,这个超常规就成了乱话三千,读者也要骂娘了。
  话讲回来,写超常规的事不是目的,而只是手段,运用这个手段,写出人物的命运、感情、个性,写出他们的爱和恨,用这些东西去打动人,才是故事家的目的。

评论
热度 ( 5 )

© 爱问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