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堡里的秘密-文/沈慧

一、主动报案的窃贼
  “你们猜,霍克古堡的诅咒会在吉姆身上重演吗?”在警察局的午餐时间里,人们围绕这话题讨论着。警长多桑正要发表意见,电话铃声响了。从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喂,是多桑警长吧。我刚刚在霍克古堡里面偷了价值连城的珠宝。我敢打赌,吉姆绝对不敢让你在古堡彻底调查案件。你信不信?”多桑办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嚣张的窃贼,他正准备引对方多谈几句,可话筒却传来一长串怪异的笑声,之后就一片忙音。这让多桑的心里升腾起一连串的问号。古堡里真的发生了失窃案吗?如果损失重大的话,为什么没有见古堡主人吉姆前来报案?
  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霍克古堡都是非常神秘的。因为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受诅咒的古堡”。据说蕴含着来自地狱的力量,先助人成功后又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因为数百年来,每一任古堡的主人接手它以后,总是能迅速飞黄腾达,但最后却连老本都输得精光,不得不低价将霍克古堡转让出去。现任主人吉姆,接手古堡以后果然事业发展的异常顺利,近年来还当上了议员,开始在政坛崭露头角。
  多桑决定查个究竟。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古堡,发现正如报警电话所说的那样,吉姆对失窃案一事闪烁其词。多桑故意说,“窃贼在电话里说霍克古堡的财富取之不尽,他过一段时间会来再取。看来都是无聊人的恶作剧了。”几句话说的吉姆脸色发白,“等一下,警长。昨天夜里这里的确发生了失窃案。”
  虽然警方获准进入古堡,但查案却受到严重阻扰。吉姆只允许警方在失窃保险库附近调查,禁止他们在其他任何地方行走。多桑望着被诸多保镖把守的通道,陷入沉思。那些地方通向哪里?它们所掩藏的秘密是不是吉姆回避案件、窃贼嚣张来电的真正原因?
  失窃现场被破坏得很严重,多桑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可是跟随他多年的警犬却像是发现了什么,用力摇着尾巴嗅着地板。突然它像是受到指引一样狂奔出去,冲破吉姆设置的“安全区”,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这是吉姆始料未及的,他砌成的“人墙”居然没能拦住警犬。他瞪着保镖们,一面极不情愿地让警方通过。多桑远远看见警犬正朝着一个紧闭的门前狂吠,显得极其惊恐。他快步追了上去,突然门开了,一个女子走了出来。“你们好!”她望着多桑从容地笑。
  “这是我女朋友莫妮卡,她和这件案子没关系。”吉姆高声强调着。多桑打定主意,既然吉姆拒绝配合,就只能从她身上找到突破口了。“抱歉,警方在查清楚案子之前,有权力怀疑一切。莫妮卡小姐,请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多桑不顾吉姆反对,强行带走了她。
  莫妮卡自称是失窃案的目击者。在警局做笔录的时候,她三言两语就将疑犯特征描绘的异常清楚,“他身材瘦高,是个左撇子。”如果按照她提供的线索应该很快就能抓住窃贼。可是多桑的眉头却越来越紧,“请你再说一下发现窃贼的经过吧。”
  “我看过电影,里面警方总是喜欢让人重复供词。如果前后一致的话,证明这个人没有撒谎。你也是想要试探我的吧?”莫妮卡的笑容让多桑颇感意外,似乎她才是整个场面的主导者。果不其然,这个女人重复案件的描述,和上一次描述如出一辙。但多桑却冷冷打断她,“是吉姆指示你来干扰警方办案的么?我刚才关闭了室内的灯光。如果是常人,发现突然陷入黑暗一定会本能的停顿,但是你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旧侃侃而谈,开灯后你的眼睛也没有反应。也就是说,你是一个对灯光毫无知觉的盲人。”
  莫妮卡沉默了几秒钟后,突然露出舒心的微笑。“我进入古堡六年来,你是第一个看出我是瞎子的人。我想,我应该相信你的能力。”
   二、古堡里的内鬼
  吉姆从警局接回莫妮卡,并没有追问太多。这些年,他给予她赖以生存的空间,自己的安全也就是她的一切,所以聪明的莫妮卡肯定不会出卖自己。其实除了她以外,古堡还有几十位盲女也对他死心塌地,这是让吉姆最为欣慰的地方。因为他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才把这些盲女调教得与常人无异。加上古堡里面遍布摄像头,每位盲女都会配置微型耳麦,由专人在监控室遥控她们的行动。即便有人推门而入,她们也可以在第一时间喊出来人的名字。
  只是莫妮卡的表情有些古怪,“我知道失窃的珠宝是你祖传之物。所以我一定要帮你追回来的,不管有多远,有多难。”她认真的样子逗笑了吉姆,自己身为议员都未必能找到窃贼,她一个盲女能干什么呢?“一切就拜托你了,亲爱的。”他并没有直接反驳,而是充满感激地将她拥入怀中。吉姆一直是个笼络人心的高手,尤其是对这些盲女,他更是柔情蜜意。虽然古堡里遍布保镖,但从来不会限制盲女的行动。吉姆这样安排是为了让她们感觉到自己是古堡的主人,可以决定一切。当然,那只是一种感觉。谁都知道,离开监控指引,这些盲女根本寸步难行。
  可是吉姆做梦都想不到,莫妮卡却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监控录像显示,她凌晨时分离开古堡时动作自然,丝毫都没有盲人蹒跚前行的迟疑。巨大的惊恐瞬间袭击了吉姆,莫妮卡知道所有古堡的秘密,一旦背叛就像是定时炸弹,随时都能将自己炸的粉身碎骨!他跌坐在沙发椅上,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警方明明发现莫妮卡的疑点,却没有引起自己重视。难道这个女孩真是整个失窃案的主谋?
  吉姆不敢肯定,但唯一能肯定的是莫妮卡是个盲人,如果没有监控室的操纵,她不可能表现的那么镇定自然。所以,协助她逃跑的共犯一定还在古堡中。抓住了共犯也就能抓住莫妮卡,想到这里,吉姆开始无休止地盘查古堡里面的手下。可是半年过去了,任凭他如何寻找,莫妮卡都像是一条跃入大海的鱼,再也不见踪影。
  在吉姆焦头烂额的时候,多桑敲开了古堡的大门,“你认识这些珠宝吗?”几个小时以前,一位珠宝店的老板报警,称有人低价出售可疑珠宝,经查证,它们属于吉姆家族。看到珠宝失而复得,吉姆情不自禁握紧它们,可多桑却表情怪异地看着他,“莫妮卡受到歹徒的胁迫,去出售珠宝。歹徒已经被抓获了,至于莫妮卡……”
  吉姆的头嗡地一声大了,失窃案果然是莫妮卡一手主导的!“噢,这些珠宝是我送给莫妮卡的。她有权处置。”吉姆镇定地说。他知道,多桑此行的目的,是确认莫妮卡是否偷拿珠宝去卖,进而决定要不要拘捕她。吉姆必须打消警方的疑虑,才能让莫妮卡重新回到古堡。还有最重要的是,吉姆要让多桑相信,这件事和半年前失窃案没有任何关系,不能让警方将注意力重新放在古堡上。“原来是这样啊。”多桑点点头,将莫妮卡带到吉姆的面前,转身离开了。
   三、有勇有谋的莫妮卡
  吉姆设想过无数个和莫妮卡相遇的场景。但万万没有料到,会是多桑送她回来的。“你……”他来不及发泄愤怒,却被莫妮卡无限惊喜地扑入怀中,“吉姆,我终于回来了。”久别重逢的感情真挚动人,表演无懈可击。
  吉姆在心里哼了一声,古堡中的盲女们都拥有高超的演技。她们擅长用真情感动每一个人。而莫妮卡无疑是其中最为出色的。吉姆说,“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任何人惩治叛徒之前必须要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知道珠宝对于你的重要,所以我想要帮你找到它。”莫妮卡的话将吉姆的心悬得更高。他想起来莫妮卡离开前对自己说过的话。难道,一个瞎子真有能力追回珠宝?
  莫妮卡说,在古堡被盗的当晚,她并没有像对吉姆所说的那样,沉浸在睡梦中。相反,她清醒地听见有人闯入房间。黑暗中,一把尖刀抵住她的脖子,“识相点,不然……”一个粗厚的男声气喘吁吁地说。
  莫妮卡听见门外传来保镖的脚步声,她知道这个时候只要任何一点动静,都能引起保镖的注意。但她更知道保镖救下自己的速度赶不上脖子上的尖刀。她触摸着压在肌肤上的包裹,尽是细碎的颗粒状。莫妮卡一下子明白过来,面前的一定是盗取珠宝的窃贼!
  “你是从外面来的人么?可不可以带我离开?”情急之中,莫妮卡故作无助地问。男人一惊,没有回答她的话。“听着,我恨透了这里。带我走吧。”莫妮卡哀求着,盲女的直觉是非常强烈的。她能感觉到对方瞬间跌入自己的美丽陷阱。果然窃贼答应莫妮卡,会入侵古堡的监控系统,利用耳麦来指引莫妮卡走出古堡,跟他远走高飞。
  真相总是匪夷所思。吉姆这半年为了揪出“内鬼”,几乎把霍克古堡翻了个底朝天。可是他又怎么想到,指引她出走的人,居然就是窃贼!但他依旧抱有疑虑,其实莫妮卡只需要提前支会他,就能上演一出请君入瓮抓住窃贼。为什么还要深入险境呢?
  莫妮卡接着说,“窃贼告诉我,他准备进入古堡偷窃时,意外截获了监控视频。如果你敢动他,所有的秘密就会被公布于世。”所以莫妮卡只能选择与窃贼一同出走,摸清楚对方全部底细以后,再借出售珠宝的机会与吉姆汇合。有了她的指引,吉姆一定可以把窃贼和古堡的秘密同时抹杀。
  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像莫妮卡预计的那么顺利。任她百般怂恿,狡猾的窃贼却坚持要等风声过后再脱手。所以一直拖到今日,他们才来到珠宝店。窃贼不知道,这家由莫妮卡特意挑选的珠宝店,其实是专门为吉姆家族定制珠宝的。所以失窃珠宝一出现,老板就立刻认出并报警。目前窃贼已经被多桑带到警局。莫妮卡笑着说,“放心,窃贼一直将视频当作要挟你的最后法宝,所以不可能在警察面前提起它的。”
  “可是视频……”这是吉姆最关心的问题。莫妮卡说,“视频在窃贼藏匿的地点,非常安全。只要我们赶在他出狱之前销毁它就可以。时间有的是。”
  即便窃贼出狱,也不可能再回去了。只要制造一起车祸或者高空坠物的意外,让能让他彻底地从视线中消失。想到这里,吉姆终于放下心头大石。他动情地望着莫妮卡,“传说每个霍克古堡的主人都无法善终。但我想我会是个例外。因为有你这样一个有勇有谋的天使守护,我一定会兴旺发达下去。”说到这里,吉姆感觉喉咙被什么塞住了,情不自禁握紧了她的手。
   四、意外的真相
  可是吉姆的轻松并没有延续多久,就发现被排除的炸弹还是引爆了。第二天互联网上充斥着一系列视频,向全世界宣告古堡的秘密:
  霍克古堡其实是一座盲女艳宫!吉姆从各地孤儿院收养大量的盲女,并将她们调教成妓女供政要们淫乐,以确保仕途亨通。由于盲人社会背景简单,行动不便,根本不可能做出揭发丑闻的举动。加上她们训练有素,总能将缺陷掩饰得天衣无缝,无形中也显示出比普通妓女更多的风情。所以,大人物们对于这座盲女艳宫,也是流连忘返。
  吉姆咬牙切齿看着视频,希望能找到脱身自保的机会。可看得越多,他就越绝望。视频都是走动拍摄的。拍摄者适时转换角度,将各位政要与盲女淫乱的场面拍的非常清楚。更要命的是,它还录下了吉姆昨天晚上的醉酒狂言,“有了这座盲女艳宫,就可以牵制所有的政要,我就可以呼风唤雨!”
  铁证如山。这些视频就像是地狱撒旦的黑手,一下子就可以把吉姆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他知道自己翻身无望了,愤怒之余一把抓住手下的衣领,“给我查,到底是谁上传的?”手下支支吾吾地说,“是您自己的手机上传的……”话音未落,吉姆就一巴掌扇了过去,“胡说八道!”
  说话间,警方已经包围了整座古堡。多桑破门而入的时候,吉姆正神经质地喃喃自语,“这些视频是假的。”现在他只剩下最后一步棋可以走,就是把水搅浑。因为盲女艳宫的丑闻连累了太多的大人物,他们会比自己更希望视频是假的。只要他们出面干预,事情可能还会有转机。
  可警长多桑说,“除了这些视频作为物证之外,我们还有人证。”看到从他身后走出来的莫妮卡,吉姆噗嗤笑了出来,“一个瞎子可以当人证么?”
  “谁是瞎子?”莫妮卡讥讽地看着吉姆,借着从他身边擦肩而过的机会偷走了他的手机,再拍下他目瞪口呆的样子上传网络。动作熟练又连贯,把吉姆惊的说不话来。那是触摸屏手机,任何盲人都不可能使用的!
  这时,多桑从头开始揭开真相,“还记得我曾接过古堡失窃案的报警电话么?那就是莫妮卡通过变声器打给我的。”自从莫妮卡被囚禁在古堡以后,没有一天不在寻找改变厄运的方法。可是,她所接触到的人,除了保镖就是贪恋美色的政要,向他们求助无异于自寻死路。所以,她必须接触不一样的人。
  珠宝失窃案发生,让莫妮卡意识到这是一个与警察对话的好机会。为了能让目击者的身份顺理成章,她故意在第一时间去失窃案现场洒下自己惯用的香水,引警犬一路找到自己。但没想到吉姆害怕泄密选择不报案,宁可蒙受损失也不想警方踏入古堡。无奈之下,莫妮卡只好以窃贼的身份给多桑打了电话,用极尽嚣张的语气激起他对案子的好奇心。
  虽然莫妮卡在警局所称述的遭遇让人匪夷所思,但多桑却选择相信她。因为最近几年,他陆续接到盲女失踪的报案,一直苦无线索。现在看来,这些案子都和霍克古堡都有着很大的关联。
  “吉姆对所有的盲女都非常好,他很清楚我们这些遭到遗弃的盲人,最需要的是什么。”莫妮卡的描述让多桑非常吃惊,“那么你为什么会来报案?”莫妮卡冷笑,“因为我偷听到吉姆下令处死染病的盲女。我想,这种厄运早晚也会轮到我头上。所以,我必须做点什么。”
  多桑陷入沉思,艳宫案牵涉极广,而且又缺乏人证物证。单凭莫妮卡的指控,根本不可能扳倒吉姆。现在唯一能利用的,恐怕就是到古堡行窃的窃贼了。
  “你可以编一个故事,对吉姆谎称窃贼已经拜倒在你石榴裙下,而你利用这一点逃离出古堡,追查被截获的视频。”多桑大胆的构思让莫妮卡嘴巴张成“O”形,不过她瞬间又明白过来,既然吉姆对窃贼的底细毫不知情,正好可以将他塑造成利用视频企图讹诈吉姆的角色,加以利用。
  “可是吉姆也在全力寻找窃贼下落。如果被他先得手,那我们……”莫妮卡忍不住说。这绝非危言耸听,吉姆当上议员以后,势力扩张得极大。多桑狡黠一笑,拿出一枚接收器,“所以,我们就要引开他的注意力。今晚我通过卫星监控,指挥你离开古堡。逼吉姆将精力从抓窃贼转移到找‘内鬼’上。也为警方破获珠宝案,争取宝贵时间。”
  莫妮卡还是一头雾水,“但这件事和寻找艳宫案的证据,又有什么必然联系么?”多桑笑了,“你在幼年时因为车祸而失明,复明的机会非常大。试想一下,等我们抓到盗贼后,你的眼睛也好了。带着珠宝回到吉姆身边,一定深得他的信任。那个时候你又有什么证据拿不到呢?”
  听到这里,吉姆才明白自己踏入多么精巧的计谋。珠宝案的窃贼根本没有截取到古堡视频,他们只不过被多桑用来牵制自己注意力的幌子罢了。而多桑全力破案并专门治好了莫妮卡的眼睛,就是为了培养一个完美间谍。其实对吉姆来说,真正的灾难从昨天才开始,莫妮卡像个功臣一般带着喜讯归来。吉姆则亲自打开大门,引狼入室,任这个间谍在自己眼皮底下拍摄所有的证据!吉姆欲哭无泪地望着莫妮卡。他现在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瞎子。
   后记
  虽然盲女艳宫的真相大白天下,但霍克古堡却更加神秘了。因为吉姆的哐当入狱又一次验证了延续数百年的古老诅咒。如今它又迎来了新主人―――多桑警长。据说是吉姆执意要将古堡无偿赠送给他的。

评论

© 爱问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