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里的陷阱 文 / 沈慧

2011年发表于《百花·悬念故事》

 

一、揭秘

福成玻璃公司的员工都在为新产品“金刚玻璃”的发布会而兴奋地忙碌着。如今市场竞争激烈,公司效益持续下滑。好在及时研发出了“金刚玻璃”吸引了不少大客户的兴趣。看来今年公司扭亏为盈的希望很大!

但走廊里却传来激烈的争执声,“人在做天在看,你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技术总监魏允希跺脚。总经理郑力不耐烦地将门用力关上。员工们议论纷纷,却没人知道他们争吵的原因。

几个小时以后,发布会开始了。郑力为客户展示“金刚玻璃”抗压测试:一只钢锤重重砸向被固定住的“金刚玻璃”,砰地一声后,玻璃毫发无伤。客户们一片惊呼后掌声如雷。郑力得意地宣布,“这种新产品比普通玻璃成本只提高了10%,但坚硬程度却提升3倍以上。是名副其实的‘金刚玻璃’。”

话音未落,从人群中飞出一块石头砸中‘金刚玻璃’,瞬间玻璃四分五裂。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块石头的冲击力远远不及刚才从高处砸下的重锤,怎么可能将‘金刚玻璃’打破?众人面面相觑时,戏剧化的一幕上演了,郑力涨红了脸大叫保安,一边冲向魏允希。岂料后者早已抢过麦克风狂呼,“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金刚玻璃’根本就没有成功。参加测试的这块就是普通的玻璃!”有眼尖的人注意到,刚才从高处砸下的铁锤其实是仿真道具。原来这是一场作弊的测试!

一时间嘘声四起。“把他轰出去!”郑力窘得抬不起头来。魏允希被保安架出去的时候依旧在咆哮,“如果有人因为相信它的坚固,而在上面施加重力,最后会造成多少伤亡••••••”。

魏允希回到家里看到躺在病榻上的妻子,才突然想起家中捉襟见肘的经济,“你呀,十年前在江夏中学的时候揭发校长徇私丢了饭碗,现在又揭发郑力作假被辞退。唉,一辈子总是这样。”妻子叹了口气。望着没有钱治疗的妻子,魏允希惭愧的说不出话来。

可是有人却敲响了他的房门,“我叫蒋子昆,是兴盛玻璃公司的经理。如果给你足够的条件,你能把‘金刚玻璃’研发成功么?”魏允希触电般地抬起头来,“其实研发已经到了攻坚阶段,只是郑力因为经营困难等不了那么久。最多三个月,我一定能做出来!”

蒋子昆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暗自拨通了电话,“我接受你的委托。不过,我要二十万的酬劳。”话筒里传来一阵娇笑,“如果你能一个月内完成任务,我就给你五十万。拖到两个月的话,就只能给你四十万。以此类推!”一片忙音之后,蒋子昆在心里打了个问号,眼前这个面黄肌瘦的魏允希,到底能给自己赚多少钱?

二、一个月前

蒋子昆没有正经工作,他的收入来源是将手机号贴在网上,在一旁标明:私家侦探,承接追债、婚外恋取证、子女监护等业务。他的客户大多都是在网上联系,可是这个女人却是亲自找上门的。一袭黑衣和大墨镜,明显不想以真面目示人。“我要‘金刚玻璃’的技术资料。”她表明来意。

蒋子昆脸色一变,自己号称私家侦探,但干的大多是跟踪二奶的活。“窃取商业机密罪可是犯法的!”他故意强调违法两个字,目的是提高谈判的筹码。女人似乎看穿他的心思,“你曾经向达宏服饰出售了最新的服装设计,甚至在广源集团的招标前就已经摸清了标底。你窃取过的商业机密难道还少么?”蒋子昆一惊,一般来说,习惯将别人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的人,都是极具杀伤力的。他只好接受对方的条件。

按照最初的构想,蒋子昆要先混进福成玻璃公司,再伺机盗取资料。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未及行动就发生了“揭秘”事件。蒋子昆在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对女人说,“‘金刚玻璃’根本就不存在,我想咱们没有合作的机会了吧?林青依?”

最后三个字让黑衣女子一怔,“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查出来我的身份了。”她笑着摘下墨镜,“那咱们就重新认识一下!”

蒋子昆的心一动。其实严格说来,他已经认识她十五年了。蒋子昆曾经是街坊有名的不良少年,辍学、抽烟、打架无所不干。有一次他在公车上准备偷别人钱包的时候,感觉到一双眼睛正注视着自己。在那个方向坐着一个叫林青依的女孩,绝美的画面一直留在他的心中。从此以后他再也没偷过东西。

让蒋子昆意外的是,原本成绩优异的林青依却因为高考舞弊被当场抓获,失去了进入大学深造的机会。经过多年的漂泊之后,辗转嫁给了兴盛玻璃公司的总经理,一个年长她三十岁的男人。林青依才有机会施展才华,这几年兴盛玻璃公司在她的操持之下,规模扩张了数倍。

但林青依对眼前的男人丝毫没有记忆,她是商界女强人,习惯雷厉风行地追求利益,“你已经被聘为兴盛玻璃江夏市分公司的经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计任何代价帮助魏允希完成研发任务。”蒋子昆一头雾水,林青依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请来魏允希加盟,为什么还要扶持自己这个冒名的经理?

魏允希成为兴盛玻璃公司的技术人员。按照进度看,他要三个月才能研发成功,这可急坏了蒋子昆。根据之前林青依的承诺,多等两个月自己岂不是要少拿二十万?他注意到魏允希说起研发受阻主要是因为X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一旦攻破它,“金刚玻璃”的成功就指日可待了。

学术上面的事情,蒋子昆完全不懂。但他留意到魏允希桌面上有份学术论文,恰恰论述了X问题。显然该作者已经攻克了这个选题,只是秘而不宣。这让蒋子昆的眼睛一亮,他是电脑黑客,可以将木马植入任何一台链接互联网的电脑,窃取所需要的信息。现在蒋子昆只用了十五分钟,就搞定了一切。

“这里是X问题的解决方法!我准备下周宣布研发‘金刚玻璃’成功。”想到五十万近在咫尺,蒋子昆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可是魏允希却满面怒容,用力将资料砸向垃圾桶,“蒋子昆,你和郑力有什么区别?他靠蒙骗过关,你靠投机取巧。为什么我们不能靠自己的能力踏实完成研发呢?”门砰地一声关上了,蒋子昆站在门外,久久缓不过神来。从那天开始,他再也没有打扰过魏允希,即便他的五十万一路缩水到了三十万。

三、借刀杀人

“‘金刚玻璃’终于完成了!”两个月以后,蒋子昆将所有的技术资料都拷贝給林青依。她却不屑一顾,“现在你的工作就是,想方设法让魏允希背上泄露商业机密的罪名。”林青依此言一出,让蒋子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林青依正色道,“这才是我要給你的真正委托,你可以拒绝。但之前所做的努力,一毛钱酬金都得不到。”

蒋子昆这才明白,林青依关心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研发成果,而是能尽早对付魏允希!最早福成玻璃公司宣布“金刚玻璃”研发成功的时候,林青依信以为真,所以就委托自己从魏允希手上窃取资料好嫁祸給他。可没有想到,“揭秘”事件之后,魏允希被踢出福成玻璃公司的大门。林青依只有请魏允希到兴盛玻璃来研发成功,再次給他安上一个泄露商业机密的罪名!

即便林青依百般催促,蒋子昆却迟迟没有出手。送魏允希进监狱,对身为侦探的他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但此刻,他的心里沉甸甸的。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确信魏允希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好人为什么要面临牢狱之灾?蒋子昆决心查个水落石出,他发现两人在十五年前曾经有过交集。当时魏允希是江夏中学的老师,而林青依是他的学生。那么在三年的校园生活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林青依对他恨之入骨?

心烦意乱的蒋子昆随意在纸上画了几个字以后重重捏成团。却发现清洁工人的目光充满了期待,“您扔吧,我马上给您收拾。”蒋子昆这才想起来,最近收拾垃圾的人特别勤快。有的时候,垃圾箱根本还没到1/3,他们就已经将其中的纸张、试剂包装等挑拣走了。这对商业间谍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虽然公司有保密规定,所有涉及到商业秘密的文件都要经过粉碎处理以后才能送出公司。但很多员工都懒得遵守,就这么随意将废弃文件扔到垃圾桶。如果真的有人要借垃圾这条路径来刺探机密,恐怕还真的防不胜防。

清洁工人收集到了几张资料,迫不及待地来到对街,交到一个男人的手上。几张废纸就换了一百元,清洁工人高兴地合不拢嘴。远远跟在身后的蒋子昆认出收集废纸的男人就是福成玻璃公司的郑力。虽然郑力一气之下将魏允希炒了鱿鱼,但看到对手研发“金刚玻璃”成功获取暴利以后,开始后悔莫及。所以,他只好将希望寄托在窃取资料之上。蒋子昆长吁了口气,这对陷入纠结的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他只需要佯作不知,任郑力窃取了“金刚玻璃”的资料。一旦福成玻璃公司得手以后将新产品投放市场,林青依一定会将所有责任推倒魏允希的身上。到时候,30万酬金一样可以落入囊中。

四、谁在撒谎

果不其然,福成玻璃公司很快推出了“钢铁玻璃”,质量款式完全就是“金刚玻璃”的山寨版。不过郑力实行低价路线,彻底结束了兴盛玻璃公司的暴利时代。这对兴盛玻璃来说是一次很大的震动,董事会上股东们纷纷表示不满,并要求彻底清查是否有泄露商业情报的可能性。

一周以后,林青依公开宣布:找到泄露商业情报的员工魏允希,并将其交给警方处理。据说犯案证据多达几十页。包括银行账户收到来历不明的巨额款项,还有相互收发的电子邮件,以及魏允希私藏在家里的上万页的“金刚玻璃”的资料。

“我没有泄密,你们一定是搞错了!”魏允希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不断辩解。他似乎一直生活在学术的领域的真空世界,和现实的世故黑暗总有一层隔膜。所有的犯案“证据”都是杜撰的,这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为什么就没有人相信?听见他的话,蒋子昆的心在那一刻撕裂一般的痛。

可是那天,蒋子昆第一次看到林青依的笑。此刻他望着账上多出的三十万,却丝毫提不起兴致。“他是个好人。”交易结束,蒋子昆却说了一句和委托无关的话。岂料林青依哈哈大笑,“亏你是侦探,还被他的外表欺骗了。如果他是好人的话,怎么可能在十五年前高考的时候,嫁祸我作弊?自从被他蒙上道德污点以后,我只有背井离乡,到沿海城市的夜总会做服务员的工作,常常会被喝醉的客人羞辱。在那个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要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狠狠地报复魏允希!”

蒋子昆的心一震。原来当年林青依作弊是被魏允希陷害的!可是魏允希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通过朋友的关系,他用最快的速度安排了两人的会面。他太想知道,那场舞弊案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这是兴盛玻璃公司的总经理,如果你还有什么话,可以对她说。”蒋子昆介绍道,由于林青依之前的刻意回避,这是魏允希第一次看到公司的高管。

“我是冤枉的。”魏允希没有认出来对方,只是喃喃地辩驳,似乎精神已经开始崩溃。“我知道。但这牢你是坐定了。”林青依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我只想让你知道,十五年前我被你冤枉舞弊时的感觉。”魏允希这才意识到所谓窃取商业机密不过是场报复,他掷地有声地说,“我没冤枉你,你就是夹带抄有课文的字条进入考场!”

“字条不是我的!上面抄写的《林中漫步》,压根就不是我的字迹!”事隔十五年,这对师生依旧吵的不可开交。只有一旁的蒋子昆像被瞬间掏去了灵魂,僵直在原地。

五、真相

十五年前,蒋子昆为了能看林青依一眼,常常会在巷子口等她。终于有一天他鼓起勇气想要告白,将自行车莽莽撞撞地拦在林青依的面前,“你有什么事么?”她吓了一跳。“没有!”他红着脸离开了,连头都不敢回。他曾经是个小偷,自然也能乘机把情书悄悄塞到女孩的口袋里面。只不过年少的蒋子昆太害羞,只能抄了一篇课文,将心意化为每行的第一个字:林青依,我很喜欢你!

阴错阳差,蒋子昆不知道那天林青依要去参加人生最重要的一场考试;而林青依走进考场的时候,也不知道口袋里有写有字样的纸张;魏允希更加没有看出,在字条里隐藏的浓浓爱意。但是这个误会,却同时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你骗我!”林青依说什么都不相信蒋子昆的话。他只好当场将那篇课文重写了一遍,笔迹与字条上的完全一样!真相有如晴天霹雳,让林青依几乎晕厥。原来自己仇恨的对象根本就不存在!魏允希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违背良心的事情。而她,却在阴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魏允希叹气,“你知道么,你走了以后,我多次打听过你的消息。纵然不能进入大学,你还是可以来向我学习大学数理化的课程。因为你是我见过最有天分的学生!”林青依泪如泉涌,“老师,对不起!”

兴盛玻璃公司很快撤案。魏允希洗清嫌疑之后,立刻被委任为技术总监。而在林青依的坚持下,魏允希重病的妻子也被送去医院接受治疗。但林青依在董事会上依旧要承受来自股东的压力,由于自己的一意孤行,导致对手福成玻璃公司渔翁得利,窃走了“金刚玻璃”的机密让公司蒙受巨大损失。散会后,郁闷的林青依看到蒋子昆的一脸笑容,“上次你给我的30万酬金我没收,但现在有些后悔了。因为我帮你做了一件事!”“什么?”“我把郑力窃取机密的证据都交給警方了。我想,现在他面临牢狱之灾,应该顾不上和你们竞争了吧?”

评论
热度 ( 1 )

© 爱问Ta | Powered by LOFTER